區塊鏈技術資源分享
追尋中本聰先生的腳步
?

印度不加入rcep的原因:RCEP協議主要內容是什么意思?@丁辰靈

原文標題: ? 丁辰靈:RCEP簽署,等待了200年的復興,中央帝國回歸歷史常態

1792年9月26日,英國政府正式任命馬戛爾尼為使者,以慶祝乾隆帝80大壽為名帶領175名成員出使中國。

乾隆皇帝在避暑山莊接見英國使臣馬戛爾尼,說了一句“天朝物產豐盈,無所不有,原不藉外夷貨物以通有無?!?/p>

馬戛爾尼的所有的和貿易相關的請求都被乾隆皇帝拒絕,不得不離開北京,1794年,馬戛爾尼的隨員安德遜離開澳門時說:“我們的整個故事只有三句話:我們進入北京時像乞丐,在那里居留時像囚犯,離開時像小偷。

這個故事很多人都聽過,這是很長時間被當做中國閉關鎖國帶來近代史落后的故事,是嘲笑乾隆皇帝自命天朝上國看不到世界的變化的故事。

真相真的是這樣嗎?剛剛過去的周日15國簽署了RCEP協議,很多人不明白中國在亞洲乃至全球的貿易地位是如何一步步被西方人寄生和竊取的,當然也就不明白這一次RCEP簽署對中國兩百年重新復興,重回世界中心的劃時代意義。

朝貢貿易VS自由貿易

乾隆皇帝拒絕馬戛爾尼不是83歲的他傲慢或者糊涂,而是馬戛爾尼提出的各類符合大英帝國“自由貿易”規則的請求,根本是和大清的“朝貢貿易”體系徹底抵觸。

朝貢貿易是明清兩代和藩屬國進行的一種厚往薄來的貿易制度,貿易從來不單單是貿易,也是地緣關系和國家安全。作為明清這樣的大帝國,邊境作亂所付出的平亂成本過于昂貴,想想一個軍隊從帝國各省集結,然后開到邊境作戰,無論輸贏,這中間的軍事消耗和后勤補給遠遠大過于邊境的叛亂部落。

所以西方人把朝貢貿易稱之為世界各國向北京磕頭并不為錯,只不過明清兩代通過冊封藩屬國的地方土豪成為地方統治者,來北京磕幾個頭,然后就可以換得大批皇帝封賞回去賺錢,這頭實在磕的值得。

朝貢貿易不僅僅是貿易,還是一種中央帝國對邊境的羈縻機制。

而大英帝國的所謂“自由貿易”,在貿易上根本就是重商主義和貿易保護,背后是軍事和地緣滲透,從而能全球殖民掠奪財富。

英國要求大清把舟山群島劃出一島,廣州城附近劃出一塊地方,給英國居留地,還要開放寧波、舟山、天津直接進行貿易,在北京建立代表處,允許英國人在中國傳教。這些實際上是地緣滲透危害國家安全的要求當然是被十全老人斷然拒絕。

英國人的自由貿易其實是一種有利于自己打開市場,在中國這樣的巨獸身上吸血占便宜的體系,名字叫自由貿易其實并不自由,相反中國古代才是真正追求貿易公平。

明朝后期和清朝鴉片戰爭之前,純粹從貿易層面,可以說是扶持鼓勵,關稅低廉,經常給外國商人減稅免稅。這種盛況曾經讓蘇州盛澤絲綢紡織業極其發達,大量出口,換取西班牙人從美洲運過來的白銀。無論從貿易自由度,還是關稅,中國都比同時代的歐美國家自由的多,便利的多。

根據李曉鵬博士的研究:鴉片戰爭開始前的1836年,英國商人辦的《廣州周報》發表了一篇題為《對華自由貿易》的文章,作者認為即使沒有英國政府官員的保護,“自由商人”也可以很好的照料自己,阻礙只有兩個,一是英國政府對進口貨品(主要是茶葉)征收的重稅,一是東印度公司代理人繼續插手廣州貿易。

同時期,英國下議院曾經組織過一次各國商人的調研,其中經營中印貿易的商人阿肯的作證如下。

問:在廣州做生意,方不方便?

答:極為方便。

問:你認為在廣州做生意和你在你所熟悉的任何其他商埠同樣的方便嗎?

答:我認為廣州更加方便。

問:和在印度一樣方便嗎?

答:這比印度方便得多。

問:在廣州也和在英國同樣的方便嗎?

答:是的,并且更加方便的多。

英國下議院的專項調研小組最后的結論是:絕大多數在廣州住過的作證人都一致聲稱廣州的生意幾乎比世界一切其他地方都更方便。

明清在貿易上的差別是,明朝沿海的對外貿易是全面開放,不僅是貨物往來,外國人也可以自由進出。而清朝的政策是貨物可以往來,外國人就不能自由和中國商人接洽,而是通過政府授權的牙行統一進行進出口貿易,牙行再和其他的中國商人打交道。貿易口岸各國也有所限制,比如歐美國家從廣州入口,日本從寧波入口等。

其中差別的原因主要因為是明朝是漢人當家,對自己的政權穩固比較有自信。而滿清是少數民族入關,對漢人不放心,滿族統治階級怕西洋商人和漢人勾連在一起,威脅滿清的統治。

但就貿易層面,清政府授權的廣州牙行制度,同時有20多家牙行在競爭,而英國東印度公司卻是唯一壟斷專營的軍事貿易綜合體。到底誰的貿易比較自由,還不清楚嗎?

中國衰退和美國西進

到底中國在近代史為什么會落后于西方國家,美國享譽全球的政治學家亨廷頓在他著作《文明的沖突》里面寫的很坦白:

“西方的興起”在很大程度上依賴于使用武力...第一批全球帝國的要訣,恰恰在于改善了發動戰爭的能力,它一直被稱為“軍事革命”?!拔鞣杰婈牭慕M織、紀律和訓練方面的優勢,以及隨后因工業革命而獲得的武器、交通、后勤和醫療服務方面的優勢,也促成了西方的擴張。西方贏得世界不是通過其思想,價值觀或者宗教的優越,而是通過它運用有組織的暴力方面的優勢。西方人常常忘記這一事實;非西方人從未忘記。

中國并不是因為封閉而落后的,恰恰是因為作為世界最富裕最強盛的古典帝國,是因為太開放而落后的。

西方人的第一桶金都是從中國人身上賺來的,西班牙人在美洲開采白銀然后賣到大明,英國人那時候在負責到非洲運黑奴到美洲。西班牙人把換來的中國茶葉絲綢瓷器賣到歐洲,賺了錢研發軍事技術,組建軍隊,占領殖民地,然后繼續擴大奴隸貿易,在美洲開采更多白銀,再運到中國,這就是那個年代的外循環。

所以讀者們不要覺得特朗普荒謬,特朗普說中國人拿我們的錢重建了自己的國家,發展軍力,這些話肯定不是他想出來的,這些都是西方人的真實的歷史記憶,他們知道他們是怎么發家的。

他們就是寄生在中國這頭怪獸上通過貿易吸血,公平競爭不過就開始販賣鴉片,賺了錢投資軍事技術,雇傭士兵,然后逐漸在軍事組織能力和武器上超過了大清王朝,最后再通過鴉片戰爭給大清王朝重擊,獲得戰爭賠款,到了19世紀70年代后,歐美國家拿到足夠黃金之后,全面轉為金本位,中國白銀大幅貶值,中國財富進一步被洗劫。

螞蟻吸血,吸了上百年,終于把中國吸成了一窮二白。

美國作為西方國家的后起之秀,在爭奪殖民地方面落在后手,美國往東是已發展起來的帝國主義歐洲,所以美國只有一路向西。從北美十三州開始,通過了18世紀末開始的長達一個世紀殘酷的西進運動,屠殺驅離了無數印第安人,終于把疆土推到了太平洋沿岸。再通過鐵路線路連接,形成了自己龐大的內需市場。有了一個世紀培養的內需市場,才有美國在1900年本土GDP超過英國成為全球GDP第一大國。

當美國成為一個跨兩洋的國家后,美國的孤立派越來越喜歡太平洋,1918年的美國大多數人鄙視他們的歐洲盟友,因為他們賴賬不還,尤其討厭英國,只有東部沿海地區和南方一代,親英派才多一些。

這也是二戰開始時,美國對日本綏靖的原因,甚至連1937年美國在中國長江的帕奈號戰列艦被日本人兩架戰斗機俯沖轟炸掃射炸沉也沒有宣戰,接受了日本人誤炸的解釋和道歉。

美國人享受在遠東跟日本人做生意賺錢,而不是去跟日本打仗。日本相當于是美國自己本土西進策略之后的繼續西進,只有這樣才能占領更廣闊的市場。

美國崛起之后,歐洲就只能內卷東進,因為西進被美國給打斷了。歐洲一直到兩德合并整合后撞上了蘇聯這個怪獸東進才戛然而止,而英國是兩邊受阻,東邊是德國崛起,西邊被美國獨立拿走果實,所以大英帝國就不可避免衰退了。

在歐洲方向,美國有強有力的對手,東進就沒有成功過,那當然就只能一路向西,欺負那些不如自己的國家,一直到韓戰打完,美國終于遇到一個無法跨越的硬茬,新成立的中華人民共和國。

美國 中國

CHIAMERICA

無法西進的美國在韓戰和越戰兩場戰爭中迅速內卷,社會動蕩,債務高昂,戴高樂不相信美國人,把美元全部換成了黃金運回法國。到了70年代,全世界經濟低迷,美國陷入巨大的困境。

真正解決美國困境的不是1973年美元和黃金脫鉤,然后重新掛鉤了石油,真正解決問題的是1972年,尼克松訪華,中美和解。

這是個顯而易見但容易被忽略的事實,如果東亞東南亞的上空總是導彈亂飛的話,總是發生類似馬航17,或者伊朗誤擊烏克蘭客機這樣的事件,東亞哪里有可能發展以無錨美元為結算單位的分工協作國際貿易?要知道動亂的年代,黃金才是硬通貨。

美帝國又一次因為“西進”而被挽救,美國找到了新的市場,資本找到了更高回報率的去處。用靈哥一直來跟大家描述的話,在系統中,美國和中國的和解,降低了美國這個系統的熵值,從而避免了崩潰的命運。

從地緣政治角度,中美國(ChiAmerica)這個詞應該更早發明才對。自從1972年開始,世界就實質性進入了ChiAmerica的時代。只不過那時候美國的經濟體量遠比中國強大,所以很容易會忽略中國的角色。

美國市場的擴大從18世紀末經過一個世紀的西進,形成全球最大的單一國家市場,然后到二戰后美國先是扶持日本,把日本拉入了美國的共同市場。

之后是四小龍和后來的四小虎,最終通過扶持中國加入世貿組織完成了美國對西太平洋的市場整合。有如此大的市場,這使得美國產品相對于全球任何競爭對手都具有強大的競爭力。

表面上看起來,美國在世界經濟版圖中的GDP份額一路下跌,從上世紀60年代的40%左右一直下滑到最近十年的24%左右??扇绻阎忻绹╟hiamerica)放在一起考慮,2019年中美的GDP相加占世界GDP的比例仍然是40%左右,其中美國是24%,中國是16%。美國擁有美元霸權和科技優勢,中國擁有全產業鏈的制造體系。

但問題在于,我們不能僅僅是看今天的市場份額,而是要看未來的競爭力。ChiAmerica過去幾十年捆綁的代價是美國國民競爭力是變弱的,中國競爭力變強了。

奧巴馬上臺后想找胡主席談G2,即美國永遠做高端,中國永遠做制造加工被胡主席拒絕后,美國人很快就意識到自己的麻煩真來了。

規則反轉

對于美國來講,這是一個非常難以抉擇的囧境。

美國既不肯放棄中國繼續擴大的內需市場,也不愿意放棄中美國(Chiamerica)連體在全球給美國資本家帶來的巨大好處,但游戲的主導權正在往中方傾斜。

這種情形對美國并不陌生,美國記憶中經歷過兩次,一次是英國把北美殖民地當做市場傾銷對象,把東印度公司積壓的茶葉拉到美國傾銷,結果引起了北美殖民地的不滿最終通過獨立戰爭趕走了英國人,從此美洲誕生了新的國家,美洲成為了美國的美洲。

第二次是日本在三十年的高速發展后,在八十年代如日中天,在世界范圍內攻城略地,引發了美國國內“日本第一”的大反思和大討論。結果美國通過廣場協議輕松的扳倒了日本。

美國痛苦的發現,如果要在中美國這盤游戲繼續玩下去的話,那最終美國會變成當初的英國,而中國不是曾經的日本。

這中間的麻煩在于,中國牢牢吸附在西方人制定的“自由貿易”規則上,西方人建立的WTO框架中,然后與此同時在制定新的規則,而這些新的規則對于西方人的未來是釜底抽薪的。

所以奧巴馬政府在貿易上的出招就是TPP,TPP提供的所謂高標準的自由貿易協定,在服務業,知識產權,獨立工會和環境保護方面都有廣泛的高標準規定。TPP還要求限制國家對產業的補貼。

也就是奧巴馬政府的出招是,在不離開中美國(ChiAmerica)框架下繼續占中國市場便宜的同時,建立一個高標準的新群。

離開TPP對美國來說是對的,因為在低端產品對于美國來講沒有影響,沒有TPP中的越南還有孟加拉國,但是中高端產品就沒必要讓人家來占便宜了。

TPP的本質實際上是日美自貿協定,因為日美在參與國中的GDP占到了80%。日美在高端科技產品,在汽車,在農產品準入方面都是有競爭和爭端的,所以美國中西部白人當然不干。

特朗普政府放棄TPP,拋出的是美國吃虧論,通過提高關稅的方式,直接鼓動供應鏈遷移。

美國依賴的就是我前面提的,全世界單一最大市場,通過制造貿易壁壘來操縱供應鏈轉移。

但問題在于2019年,中國已經超過美國成為全球最大的零售市場,

所以RCEP簽署后,11月17日新加坡總理李顯龍在接受彭博社總編輯米思偉專訪中希望下任美國領導人處理好美國與中國的關系,并且指出“沒有多少國家愿意加入一個沒有中國的聯盟”,各國也不會加入“冷戰式的聯盟”。

我們從利益角度分析下兩種打法:

  • 奧巴馬的TPP,可以打壓中國,但得罪了自己的國內人民;
  • 特朗普的關稅壁壘,可以打壓中國,但得罪了貿易體系中的各小國。

兩個人都想從中美國(ChiAmerica)的困境中解脫,都想打壓中國重新定義規則的權力,但注定都要失敗,因為這兩個方案都是零和方案。

但中國像極了當年脫離了英國的北美十三州,在東部接受了工業轉移之后,還有西部的廣大腹地可以西進,可以發展。問題是新一波的西進是中國主導的,而不是美國為首的國際資本主導的。

所以美國的西進戰略歷史性的結束了,無法西進的美國就如當年的英國一樣,最終就會衰落下去。那亞洲各國就需要緊緊抱住中國這個新大腿。

新冠疫情推動RCEP

新冠疫情堪比三戰,全球打贏要兩年,全球經濟完全恢復還要兩年,等這四年過去離中國2025也就不遠了。

與所謂脫鉤論相反的是,疫情后世界只會更加依賴中國。由于世界經濟的大倒退,一方面世界各國更加依賴中國快速恢復的國內市場,另外一方面跨國企業在衰退下首要做的就是減少資本開支。

而后疫情時代,亞洲各國都非常需要投資來拉動經濟復蘇。馬來西亞東方日報在RCEP簽署后發表文章擴大投資推動經濟復蘇。

在全球價值鏈貿易中,RCEP的簽署帶來的關稅降低將讓資本會傾向于把價值鏈留在本區域,也就是通俗的說,肉爛也爛在自己鍋里面。

在全球五大產業中,電子機械,石油化工,金屬,紡織服裝,和交通工具,占了RCEP15國價值鏈貿易的60%,在電子業中,RCEP國家占了35%的價值鏈貿易的全球出口增加凈值。

三星47%的供應商工廠在RCEP,占了整個產能的80%。蘋果超過200個供應商差不多800個工廠,80%在RCEP區域(主要是中日韓)。這個區域還有40%尼桑和豐田的生產工廠,超過四分之一的大眾和福特的全球產能。

所以價值鏈貿易和外商直接投資(FDI)緊密關聯,RCEP國家內部之間的投資會增加,外部對RCEP國家的投資也會增加,最終全球價值鏈將進一步向東亞集中。

這就是網上有人舉的例子,新西蘭免稅進口羊毛到中國,織成優質布料,布料免稅運到越南,再做成服裝,然后再賣到日本韓國或者世界其他國家。如果是域外國家如秘魯想發展服裝產業,就玩不過越南。

這種基于未來統一的多邊共贏的愿景,當然有利于15個亞太國家放下在政治和外交上的摩擦,抵御住美國的挑撥離間和制造地緣緊張,一起攜手為新冠疫情之后的經濟恢復努力。

即便是拜登上臺之后依舊鼓吹中美脫鉤,不取消已加征的關稅,RCEP簽署降低域內貿易壁壘的做法,也可以鼓勵不得不遷出中國的跨國公司將工作崗位留在亞洲,而不是轉移回北美。

所以這絕對不是簡單只有貿易上的意義。德國N-TV電視臺講的很直白,(RCEP)它標志著全球權力轉移的又一步,亞洲正在奪取美國的權力,而特朗普在打高爾夫球。美國和歐洲不僅僅放棄了貿易份額,還放棄了對環境保護和人權的影響。因為這份協議不僅僅排除了美國和歐洲,也沒有確定環境和人權標準。

為什么要在乎環境和人權標準呢?新冠疫情下,很多國家很多家庭都吃不上飯了,還在談環境和人權是不是何不食肉糜的感覺。

在貿易協定中疊加環境和人權的標準實際上是一種貿易壁壘,那些還在初級發展階段的窮國就永遠無法加入發達國家俱樂部。

這也是為什么當RCEP簽署后,日本國內也有很多反對聲,反對者認為日本政府賣國,在RCEP下,將更有利于日本企業進行域外投資,從而損害日本的高端產業長遠的競爭力。

但在日本政府來看,新冠疫情帶來的經濟大倒退,必須要靠RCEP來解決當下的問題。至少RCEP一簽,中韓將取消日本巧克力點心的關稅,日本酒,燒酒,葡萄酒的關稅。印尼取消日本牛肉的關稅,中韓將逐步取消汽車零部件的關稅。

但同時日本在RCEP中保護了自己的農產品底線,大米,小麥,牛豬肉,乳制品,糖等。

至于未來的高端價值鏈是否進一步往中國集中,這就不是日本政府能考慮的問題了。當中日的GDP拉到接近3倍時,日本已經逐漸在心理上接受了中國重新崛起的現實。

借殼亞洲

Newpoliticalthing.com發文:RCEP給了中國在亞洲司機的位子,并把世界人口最多的大陸以前所未有的方式整合起來。我們可以說我們真正進入了亞洲世紀。

中國和韓國,新西蘭,澳大利亞都有自貿協定,但中韓和韓日之間的FTA過去在美國的干擾之下一直談不成。所以RCEP實際上最大的意義是中日韓三國間首次互相開放市場,即東北亞市場的整合。

中國日本東盟在RCEP的表述方式各有不同,比如東盟的標準論述是由東盟最早倡議的,而中國的媒體和自媒體都認為這是中國主導的區域自貿協定,至于日本有日本的傲嬌,日本一方面有美歐貿易協定,又構建了RCEP這樣的包括中韓在內的大型自貿協定,日本方面認為他們才是RCEP的重要角色,因為他們是世界自由貿易的引領者。

從中國人的角度,會主觀認為中國崛起復興了,世界各國應該爭相來朝貢來投資。但實際上各國都有各自的一些優勢,還是要發揮他們的優勢,盡量吸引域外的資本,并把域內的市場做大,也就是靈哥一直在提的肉要爛在“亞洲”這口鍋里。

各個國家都有自己的獨特之處,應該發揮他們獨特的區域節點作用。

比如新加坡是多元種族多元文化的世界性大都市,以高效的精英政府為著稱,英語國家,自由港稅率低,有利于吸引美國歐洲這些域外投資和移民。Facebook聯合創始人,還有投資大亨羅杰斯都把美國國籍更換為新加坡籍移民到新加坡。

馬來西亞是穆斯林國家,我曾經幫國內的一家第三方支付公司找巴林在美國的皇室代表處詢問有沒有興趣就巴林的賭場進行第三方支付合作,結果得到的回應是巴林希望跟馬來西亞的公司來進行深入的技術合作,而不是中國公司。后來我才明白過來,馬來西亞實際上是穆斯林國家的一個重要的金融中心。

區塊鏈跨境支付解決方案_SEAAPS匯兌支付系統案例_東南亞一帶一路

日本是一邊CPTPP,一邊RCEP,是聯系太平洋的中間橋梁,日本就非常希望美國重新回來加入TPP,讓日本可以左右逢源。

RCEP對于中國意義并不是直接給中國帶來多大的經濟增長,更多是中國隱在身后,以亞洲這個殼去在全世界“西進”和“東進”。就好像打架,之前只是中國自己出去打,現在帶了一群小兄弟出去打群架,一起去搶盎格魯撒克遜人的飯碗。中國只要有肉吃,小兄弟也就有湯喝,進行深度的利益綁定。

有些事情中國不方便做的,就可以讓小兄弟去做。比如美國對中國在科技升級上的打壓,有很多過去能做的,現在很多交流都斷了,那就假道伐虢,讓小兄弟去做。拿到關鍵核心資源之后,帶小兄弟一起分一杯羹就好。

因為如果光靠域內資源,RCEP協定在短期對東盟各國的中小企業和底層打工者不見得有利,RCEP清除了之前的東盟的原產地規則,即過去一個在馬來西亞的摩托車在越南合規銷售的,但是到泰國就需要符合泰國的標準。

這種貿易壁壘的消除意味著外國商品可以被傾銷,本地中小企業受影響,勞工缺少了保護可能在競爭中不得不接受更低的工資,更差的工作環境,而受益的少數城市精英會增加進口,擴大貿易逆差。

所以RCEP各國真正看重的實際上是應該和中國進行分工合作,更多是作為一個整體從域外去獲取新的資源,客氣點說就是增加和美國和歐洲抗衡的實力,不客氣講就是抱團擴張,從盎格魯撒克遜人手上虎口奪食。

RCEP協議一簽署,65%的產品關稅就會降到零,未來的10年,80%的關稅會取消,再過二三十年,除了緬甸柬埔寨老撾三個受保護的國家,其他各國關稅都會削減為零。

當下的RCEP15國是30%世界人口,30%的世界GDP,32%的全球投資,28%的世界貿易,再過20年,在這樣削減關稅形成完全的統一市場下,除了第一個數字30%恐怕基本保持不變外,后面三個數字都會變成50%。

印度不加入rcep的原因

把上面看明白了,就知道印度回歸RCEP的希望很小,印度一半以上人口是農民,隨著關稅降低,新西蘭等國的低價乳制品就會傾銷印度市場。而印度的工業競爭力遠遠無法和中國競爭,削減關稅只會讓中國產品傾銷,而在印度2019年的貿易收支的逆差中,對華貿易逆差已經占3成。

至于抱團出去搶盎格魯撒克遜人的飯碗,印度沒有這個能力,印度國家也太大人口也太多,即使搶到一點也是杯水車薪。

印度本來就是一個被歐美精英媒體為了吹出來的,為的是延緩中國的崛起的自給自足的經濟體,但實際上是封建主義的邦國,內部沒有經過革命,對于土地主來講,打開國門參與競爭不是什么好事情,世世代代在那個土地上做貴族才是好事。而頂層的精英的追求就是移民到英美發達國家,所以才有1億精英和12億牲口的說法,印度形成不了合力,上層的需求和中下層的需求是分離的。

印度已經沒有機會再威脅中國了,差距只會越來越大,越窮越投不起基礎設施,越投不起基礎設施就越窮,全世界的財富只會往最富裕最有效率的地方去集中。

東盟十國在過去20年一直指望龍象共舞從而能讓印度平衡中國,這種想法是小國的幼稚,當下必然在實利面前做出選擇,回到歷史的真正常態。

歷史回歸

彭博社的專家David Fickling撰文批評說,RCEP更像19世紀末新帝國主義的強權即公理的產物(might is right) ,只是這次變成了中國主導。

他寫道就算RCEP最早由東盟提出,現在也成了在自由貿易借口下,成為中國偉大復興的帝國主義墊腳石,就像19世紀新帝國主義歐洲一樣,對內傾銷產品到自己殖民地,然后整個帝國對外實行貿易壁壘,造成殖民地的貧困。

David Fickling把本質看的很清楚,但標簽貼的不合適。這只是歷史的常態回歸,歷史的常態就是五百年前中國是全世界最富裕,商品流通最發達,貿易最自由的強國,中國周邊的國家如日本泰國越南等都是朝貢國,也就是次發達區域,歐洲很落后很貧困,東南亞島國美洲澳洲都是不開化的土著。

西方的崛起是建立一邊寄生在中國這個母體上,一邊發展軍事,然后殖民那些中國古代王朝無力也無心的區域,給工業革命提供了資本和廉價勞動力,并且通過軍事對抗推動技術進步,最終洗劫走了大量財富。

的的確確從戰略上,中國采取的是當初西方吸血中國一樣的模式,即通過“寄生”西方市場完成蛻變。但是中國的崛起并不是通過殖民,而是通過10幾億人幾十年的苦干,資本原始積累是商業上賺來的,不是血與火搶來的。

中國也好,這個區域也好,并不會故意選擇對外進行貿易壁壘,但價值鏈最終是根據運營效率而集中的,這將變相對域外國家形成“貿易壁壘”。

而不在這個體系中的區域必然也會回到歷史的常態,離中央帝國越遠當然財富創造能力就越低,離中央帝國近的國家自然能近水樓臺先得月享受到財富的涓滴效應。

世界貿易體系200年繞了一圈,終于重新回到了中國為中心的歷史常態。

后記:關于當今世界個人如何爭奪財富節點,推薦大家閱讀靈哥之前另外一篇文章延展閱讀:丁辰靈:高盛不會教你的,改變限制條件

想閱讀RCEP中文版全文249頁pdf版本,請在公眾號聊天窗口回復關鍵字:rcep

新朋友歡迎掃碼以下二維碼并星標置頂。

丁辰靈
微信號:ding_chenling
投資人,科技財經作者

分享到:更多 ()
區塊鏈神吐槽
pi幣注冊流程教程圖解中文版

來評論吐槽 搶沙發

  • 昵稱 (必填)
  • 郵箱 (必填)
  • 網址

區塊鏈資源分享聯系我

聯系我首頁更多新聞
网上真人赌钱麻将平台 (*^▽^*)MG德科钻石_官方版 世爵娱乐平台总代qq 6肖中特怎么赔 好运彩三开奖结果 体彩7星彩晚上开奖时间 北京快3开奖结果今天 (★^O^★)MG洛基传奇闯关 河北快三开奖今天 2021国家准备叫停高频彩吗 安徽体彩15选5预测分析 重庆福彩欢乐生肖是官方的吗 东方6+1模拟摇号器 绝地求生98k枪怎么画,绝地求生98k枪简笔画法 (*^▽^*)MG真正高手免费下载 (^ω^)MG熊之舞投注 (★^O^★)MG武则天巨额大奖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