區塊鏈技術資源分享
追尋中本聰先生的腳步
?

一個公司的發展需要什么方向及經營思路:怎樣去做一個管理者?求真和求存@丁辰靈

原文標題:丁辰靈:如何提升認知,從求存到求真

我們今天專門來談談認知。這個詞用的很濫,到處都在談要提升認知,但究竟在今天社會認知是什么?究竟怎么提升才能讓自己有更高的競爭力。

企業發展目標和規劃

求真和求存

國內一位哲學家王東岳先生所說:生物的主觀感知能力不是為了客觀真實的反應外部的世界,而只是為了維持生命自身的存在而已。

他的觀點就是存在者的主觀認知能力不是為了求真,而是為了求存。

這句話很好理解,生物體在這個世界上主要是求存,而不是求真的。對于求存,夠用就好,如果真的要較真說百分百反映客觀真實的自然界,那恐怕我們的眼睛都應該進化成高倍電子顯微鏡。

但求真和求存又不完全矛盾,求真有時候就是為了求存,如果求存不得就需要我們進一步求真。

聽起來有點玄乎,沒關系我們先按下求真求存的哲學討論,我們說說認知。我們在每天工作生活中,到底應該如何觀察身邊的人,身邊的環境?

答案是我們應該觀察關注他們的求存策略,小到個體,大到國家。

每個人都和真實世界有距離,每個人都是拒絕認識真實世界的。

因為這不符合求存的生物性,所有人都需要有一定的安全舒適區,都需要緩沖。

人性是討厭變化的

人性希望那種沙發土豆(couch potato)那樣的狀態永遠存在。在美國有些人甚至把上班都是當做一種讓無聊不那么無聊的調味劑,上班的動力可能來自于一想到回到家就能用上班賺的 dollar 買一大桶冰淇淋抱在沙發上一邊吃邊看電視,就會很有動力趕緊把活做完,以便早點回家。

為什么中國過去幾十年能快速發展,因為中國太窮了,中國離真實的貧窮很近,在美國紐約住在曼哈頓的人離真實的貧窮很遠。

但是對于在美國的人來講,有錯嗎,沒有錯,這只是他們的求存策略,在最富裕的國家,能賺更多的錢,品嘗更多的美食,更好的社會交際人脈關系,換更大的車,約會更漂亮的女孩。

再往后是什么呢?是千秋萬載,一統江湖。真的每個人都這么想的:

  • 老公永遠不變心;
  • 老婆永遠那么年輕漂亮;
  • 我永遠那么有錢;
  • 電視劇永遠那么好看;
  • 孩子永遠很上進;
  • 國家永遠那么強大。

對于任何人,任何組織如果人家要動你的蛋糕,反應模式是什么?

那肯定要干他娘的,但如果發現人家動你蛋糕你卻無力反擊的話,你可能會咒罵,如果你發現咒罵也沒用,那你就會變得諂媚,跟強者低頭希望他仍然帶你分一筆羹,先跪的人往往搖身一變成為帶路黨,可以向后跪的人頤指氣使。

心理學五階段:否認、憤怒、妥協、沮喪、接受。美國現在面對中國崛起,普遍民眾當下處于第二階段,憤怒。都是中國偷走了我們的工作。

這是一種當下的美國群體求存策略。

認知的學習和進化就是快速認清別人的求存策略,然后找到自己對應的求存策略。

我們來說說中國。上周末一家國內某家互聯網公司聯合創始人找我深聊,聊了很多關于行業和企業發展深入的東西。在發展好的時候,大家看起來都牛逼哄哄,比如他們公司前幾年發展到好幾百人,但今年疫情加上雙創環境不好,受到影響和打擊還是挺大的。

倒不是怕遇到困難,他的挫敗感在于,大股東創始人變得越來越陌生了,以前很有創業激情,大家覺得創始人和藹可親,但現在創始人幾乎和每個高管都相處的很差,員工和高管的離職率很高,創始人也聽不進任何人的意見?,F在公司就這么不死不活著,看不到方向,每天事情無法推動,呆著形同雞肋。

朋友很費解為什么創始人會變成這樣?

我到是很能理解這個創始人,OK,來讓我們分別從老板和員工的角度分別來看看各自的求存策略。

怎樣去管理好自己的員工

老板的求存策略

我們簡單分三種

低階老板

只看業務,不看人,一般是覺得解決業務就解決人的問題了。這樣的老板往往是自己沖,憑一己之力做銷售,做商務,融資,驅動企業轉型等。這樣的老板一般誰都不信,資源都集中在自己手上。員工對他來講就是做執行的。這樣的老板也是最累的。

中階老板

會在企業里面找到利益同盟,來控制公司動向。往往這樣的老板笑嘻嘻的,看起來很好相處,但實際上他在公司里面埋著自己的眼線,從而確保他對企業從上而下的控制。

高階老板

往往用帝王術管理公司,遇到事情不輕易表態,帶著神秘感絕對不讓下面的人猜透自己的想法。整天想的都是如何控制人,如何平衡公司的內部格局。誰跳的太厲害要打壓,誰太故步自封了,就招聘985211的新人入職,然后允許年輕人直接和自己對話,從而孤立管理層。開展新的項目決定不會自己提議,而是讓下面的人自己提自己沖,做錯了反正背鍋俠肯定不能落在老板身上。自身的權威要百分百維護。

神吐槽:阿里老P9了。

很明顯,我的朋友公司的創始人正在學習第三種高階老板求存術,畢竟是融了不少錢的公司。

員工發展方向及提升空間

員工的求存策略

低階

老板都是對的,聽老板的話,緊跟老板的步伐,老板英明威武。笑傲江湖中的日月神教的普通教眾都是這一階。如果公司里面有派系,趕緊選個派系罩著。

中階

高一階的策略是一定要想辦法引起老板的注意,讓老板覺得他與眾不同,如何引起老板注意力呢?那就要敢逆老板的龍鱗,但用老板舒服的方式逆,表現出與老板意見不同,但是很為公司著想。最終決策權仍然是老板的,老板如果告之方法不可行,并解釋完之后,他就會三呼老板英明。笑傲江湖中日月神教的右使向問天就是這樣對任我行的。

高階

高階策略就是東方不敗這樣的,那就是暗地里拉幫結派,形成派系聯盟,從而削弱老板權威,盡可能控制老板的信息出入口。但表面上是看不出來的,看起來都很陽光都很忠誠??滴趸实鄣牡诎俗影藸斠膊畈欢嗍沁@個路數。

領導怎么處理好員工關系

上面列舉的老板和員工分別的求存策略,這里不談對錯。在工業時代的組織結構,很多事情從一開始就決定了。很多互聯網企業標簽是互聯網,實際上組織方式和傳統企業毫無差別。

要記住,一旦創始人創辦了企業,這個企業就不完全屬于創始人了。因為他招來的每個員工都可以打出為了企業好的旗幟來做損害企業的事情,弱一點的老板根本早就被吃的只剩骨頭。高管和一些員工很容易形成代理人利益,進行捆綁。

對于很多員工來講,這個企業又不是我的,多做少做有什么區別呢?跟天威難測的老板站在一條線,那就會被身邊的其他員工群體孤立,那還不如混一混,撈點實際利益。如果老板要我喊文成武德,英明圣武,那我就喊唄。

在這種傳統工業式控制結構下的小公司,以上的矛盾幾乎是無解的。這不是哪個個體的問題,而是這種控制機制決定了在這樣的企業里,成長最快的肯定是創始人,大股東。因為外部的資源都會往真正的實控人傾斜。

反過來老板會認為團隊跟不上他的成長腳步,怎么鞭打都跟不上,反而安心于自己的小山頭利益。老板就想換將,把創業之初的老員工換掉,換上一批985 211的所謂更優秀的人才來給老員工施壓,讓老員工有緊急意識。然后適得其反,老員工寒心走掉,換上來的所謂優秀人才反而不見得能擔當大任,更不會對公司有忠誠感,企業的氣氛就會越來越差。

唯一不會錯的是誰,是老板。老板不能認錯,老板要保持權威,看起來誰的意見都能提,但是誰的意見都聽不進。

最終創業氛圍就不見了,老板就在員工中被異化了。老板和員工就從本來很好的創業伙伴關系退化為帝王和臣子的控制關系。

但實際上做企業守是守不住的,攻又攻不出去。今天的企業一旦停止擴張,又沒有壟斷性的壁壘,很容易就變成熵增,系統就會內卷。

業務順的時候一切都是對的,業務逆的時候一切都是錯的。這時候怎么辦?就不能再求存了,而是要回到求真。

企業如何長遠發展

什么是今天企業的求真呢?

互聯網來了,企業傳統工業式的控制結構被沖擊,邊界被打破。傳統的求存策略已經不管用了。比如在制造業,很多國內品牌就在遭受著小米的沖擊。

我們上面說過舊的工業控制結構下的企業是基于一種經典的從上而下的控制結構而產生的,中間有很多代理人層級。

很多事情是企業不做的,比如品牌營銷外包給4A,4A再把某細分領域外包給第三方,一層層下來,企業離用戶就很遠了,中間充滿了大量的代理人,每個代理人都有自己的求存策略。

但現在出現了小米這樣從渠道到品牌一體化的生態型公司,把中間的代理層級盡可能消滅掉了,整個控制體系從自上而下,變成了雙循環,既有自上而下,又有自下而上。

在外貿時尚領域出現了shein,在短視頻領域出現了抖音,在新能源汽車出現了蔚來,這些企業都是直接服務用戶雙循環一體化的。新的企業的崛起都對傳統企業(從老板到員工)過去的求存策略帶來極大的沖擊。

我手上正好有一本小米生態鏈戰地筆記,我這里隨便摘幾段中的語錄:

  1. 一個時代,最先鋒的理論一定是軍事理論,而不是商業理論。因為商業的輸贏要錢,而軍事的輸贏則要命。顯然,軍事理論比商業理論更具有先鋒性。我們用軍事理論做商業,也是戰術打法的一種降維攻擊。
  2. 小米希望未來能夠影響100個行業,進入一個行業就要用最好的產品攪動一個行業,起到鲇魚效應,真正能夠改變這個行業的產品定義,對產業鏈進行重構。
  3. 用降維攻擊的方法,有三大好處,第一,是將更高,更嚴苛的產品標準帶入傳統產業,打破了原有產業的舒適區,產生了鲇魚效應,激活了一個產業,改造了一個產業。比如用做手機的標準去做家電,這個思路幫助我們在很多產品的細節上實現了突破。第二,降維攻擊時目標會設定得更高,否則會感覺丟人,高目標就更容易產生高質量的產品。第三,沒有思維的天花板,可以用阿甘精神創造一個又一個奇跡。
  4. 我們越來越開始用金字塔尖的方式來思考問題,因為金字塔尖的問題反而更本質,更清晰,金字塔底部的問題則是細碎又繁瑣的,反而容易讓人產生迷惑。一個好的產品經理如何從金字塔尖思考?從上往下看,首先,要理解一個時代的主旋律,理解消費的變化趨勢;其次,是看清產業的現狀和問題;最后,是具體到產品端,要做高品質的產品。
  5. 螞蟻市場大多是成熟的市場,這些市場保持舊有模式的時間都在十年,二十年以上,很多年都沒有變革,大家都活在舒適區里。當我們進入這個領域的時候,愿意跟我們一起嘗試革新的生產制造者非常少。而對于我們來說,要改變一種舊的模式,就意味著我們要付出更多,重新研發,進行上萬次測試,不斷改變既有的認知。
  6. 我們要迎合這個時代信息傳播的新規律,要面對一項技術從發明到普及的高效方式。因此定義產品要迅速做出決定,如果我們認為一種產品(技術)一定會普及,大眾確實有剛需,我們就可以直接以大眾的價格去推動它的普及,在這一產品(技術)爆發的前夜迅速占領市場。

我以前沒少吐槽過小米手機的質量和商業模式,因為我不是小米的典型用戶,我總是從一個消費者的角度來看,不喜歡他的缺少核心技術,不喜歡過度營銷,但很少從企業經營的角度去看小米。

從企業經營的角度,各家企業有各自不同的起始稟賦,最終雷軍能邁過去他的至暗時刻,最終還是回到求真,而不是求存。

什么是小米的求真,即用戶對中國故步自封停留在舒適區的制造業不滿,才有了小米全方位高維度沖擊的機會。

這對于認知提出了新的挑戰。

因為無論是高管員工還是創始人固守在那一畝三分地進行博弈已經很雞肋了,如果認知不能得到飛速的提升,最終面對高一維度的對手守是守不住的。

你可能會說,小米又不可能什么都干?沒錯,但是阿里,小米,字節跳動,美團這些企業離職的各類員工不都在殺入各類的傳統行業嗎?

互聯網/創投人才過剩,創投資本投入大幅下滑,互聯網行業內卷化。于是互聯網人就往傳統行業滲透,給傳統行業帶來壓力,實際上每個行業都有重構的危機。有什么辦法,什么叫降維打擊,就是去搶不如你的人飯碗。

為什么呢?因為絕大多數人不具備往上的能力,但可以比較容易抓到向下降維打擊的機會。就如同一個B男想成為高富帥的A男很難,從出生時候的外形,家世背景就決定了他很難成為A男,也就決定B男追不到A女,追到B女也很勉強,但是B男可以向下征服C女,D女。

我有個粉絲是一個傳統企業老板,她前幾天在知識星球問我,她家鄉的小吃很不錯,她想到上海去開餐飲生意問我還有沒有機會。我的回答就是我也不知道你的家鄉小吃在上海受不受歡迎,但是從做生意角度,把上海已經很受歡迎的餐飲引到二線三線城市是肯定賺錢的,這就是降維打擊。因為售價差不了多少,人工和租金都成倍的減少。

2000年我回國的時候,在上海,市面上到處都是臺灣人開的上島咖啡和餐廳。90年代臺灣人拿個100萬新臺幣(20萬人民幣)就可以在上海開餐廳,顧客盈門,過了幾年,臺灣人很快就搞不過大陸人了,各類高檔餐廳如當初的湘鄂情,俏江南都如火如荼的開起來,一家比一家店面豪華。

那怎么辦?你就發現好多臺灣人撤離上海,去蘇州昆山開餐廳咖啡廳去了,這就是最早的降維打擊,把成熟的模式往下復制。

所以對于個體來說,面對這樣的無邊界的跨界打劫,固守一畝三分地的求存策略已經不管用,而是應該首先回到求真,由求真而找到新的求存策略。

我的個人發展計劃

什么是個人的求真?

需要理解真實的世界,要拆掉舒適區和保護自己的防火墻。比如你是哈佛畢業的,應該少混名校圈,應該多擼擼串,多下鄉看看。

我在8月份,帶著80歲的父親自駕中國19天,圍繞著北中國,華夏之源,從內蒙古到陜西到河南到山西,去了太行山的掛壁公路,見識了大山里面幾乎與世隔絕的小寨子。這就是北京感受不到的真實世界。

交朋友不要只交精英,各種人的生活都應該關注,樓下的便利店的營業員,家里面的保潔阿姨,小區保安,出租車司機。藍領的需求是一個尚未充分挖掘的大市場。做任何一個產品,都要想想,我家樓下的保安大叔會不會買,保潔阿姨會不會買,地里的農民有沒有需求?

需要經常刷社交媒體,知道不同圈層用戶不同的需求和情緒。很多圈層的想法跟你的圈層是不一樣的,大多數人就是罵一句SB,或者低智商滿足下自己優越的心態。實際上罵人家SB的往往自己SB。你覺得飯圈女孩很幼稚,飯圈女孩還看你很Out。

要遠離那些那些停留在舒適區,帶著面具的人。比如你遇到一個人他動不動就把哈佛耶魯掛在嘴上,動不動就說我在哈佛讀書的時候,或者我在XX互聯網大廠工作的時候,那你就迅速知道這個人的舒適區是大公司/名校給他帶來的光環。而實際情況他很可能混的不怎么好,所以他才要反復強調他這個過往的榮耀,生怕別人不知道。

要遠離這樣的人,要回到真的狀態,首先要求真,識破假,跳出假,遠離假,找到一群同樣求真的人,加入他們或者領導他們,從求真出發,再來重新求存。

求真容易嗎?并不容易,因為求真會需要付出比常人多的多的代價。

上周見了一位被媒體廣為報道過的哈佛肄業回國創業的女孩,她剛打算從哈佛休學回國創業的時候,父母極其反對。她從小就是乖乖女,但是她不惜幾乎與父母決裂之態度毅然一個人背著包回國來到北京,這幾年經歷了無數磨難。但反而她媽媽現在對她女兒非常自豪非常支持。

我就問了一句,是不是因為你媽媽看到你的同齡同學現在去大公司打工的都是dumb dumb的。她說對,成長完全不一樣,對事物的認知和敏銳度。

每個人的求真歷程都不一樣,這個女孩她從小隨父母去了北美,對她來講,她不能停留在哈佛的舒適區,停留在從北美的視野看中國,因為那是假,只有回到中國親自參與觀察才是真。一旦有這個想法,她就毅然絕然肄業回來了。當她足夠理解中國這個社會,我相信她未來能有更好的求存策略。

更好理解本文,可延伸閱讀:丁辰靈:學習張一鳴,Develop company as a product。

后記:這篇文章算把上文develop company as a product的下篇,原因是那篇文章發了以后,我有好幾個多年的企業家熟人來找我。聊完之后,有一位朋友說,謝謝老丁,你給了我不少啟發。所以我干脆把求真和求存的生存策略,關于認知的這個問題進一步闡述一下。

歡迎大家加入靈哥的知識星球,一起繼續深入探討認知,探討求真和求存。


丁辰靈
微信號:ding_chenling
投資人,科技財經作者。

分享到:更多 ()
區塊鏈神吐槽
pi幣注冊流程教程圖解中文版

來評論吐槽 搶沙發

  • 昵稱 (必填)
  • 郵箱 (必填)
  • 網址

區塊鏈資源分享聯系我

聯系我首頁更多新聞
网上真人赌钱麻将平台 (^ω^)MG华丽剧场首页 36选7中几个号码有奖 黑龙江p62开奖 (★^O^★)MG一零八好汉_正规平台 (-^O^-)MG征服者入侵客户端下载 (^ω^)MG忍者法宝奖金赔率 (^ω^)MG泰国天堂试玩网站 (^ω^)MG百慕大三角登陆 杀尾公式规律资料 e球彩玩法 广东36选7什么时候开奖 玩淘宝快3输了很多钱 王中王论坛赛马会 (*^▽^*)MG舞线_电子游艺 (★^O^★)MG万圣节财富2免费试玩 海南彩票七星彩开奖结果